主页 > 爱情宣言 > 正文

【江南】爱情失忆期(小说)

2022-04-22 11:14:27 来源:心动文学 点击:5

初冬,微凉。

傍晚时分,于铭离开咖啡店走到对面的公园,公园门口有一家士多店,他停下来买了一包香烟,点燃一根在一旁静静地抽起来,这根烟抽得很慢,80%是自燃,燃至烫手才扔掉。

当于铭用鞋子踩熄烟头时,发现地上留有黑色的烟渍,他盯视烟渍陷入沉思,许久,直到被路人不小心碰了一下才回过神,想起雨柠还在公园里等着自己。

“抱歉来晚了,咖啡店有点忙。”于铭走进公园,看见雨柠坐在旁边的长椅上,她精心打扮,美丽如花。

“没关系,坐吧。”雨柠抬起头对于铭微笑一下,她的视线很快又转落地上。

“约我出来有什么事吗?”于铭坐落和雨柠同一张长椅上,彼此的身体相隔一个手掌的距离。

“他追求我了。”雨柠道出相约的原因。

“谁?”于铭有点健忘,他一时记不起雨柠口中的他是谁。

“阿龙。”雨柠提醒道。

“哦。”于铭记起了阿龙,也记起了阿龙的为人,“他人挺好的。”

于铭和阿龙、雨柠三人是大学同学。读大学的时候,阿龙喜欢雨柠,而雨柠对于铭更有感觉,但于铭鉴于自己和阿龙是铁哥们,所以一直与雨柠保持距离。阿龙家境富裕,大学毕业后,他借资给于铭开咖啡店,因此也得到了于铭的评价——“他人挺好的。”

雨柠说,“早上,我的邮箱收到了一个漂流瓶。”

于铭问,“瓶子里面装着什么?”

“一句话。”

“什么话?”

“我喜欢的人是你。”

夜幕降临,眼前的一切事物都变得模糊。

于铭低头看了看与雨柠相隔的距离,心里知道这一个手掌的距离是自己不可跨越的一道坎,他抬起头看着雨柠,心中已有决定,“小雨。”

“嗯?”雨柠转过头来,与于铭对视。

“你不是一直想有一个哥哥吗?我当你哥哥,你做我妹妹吧。”于铭说出这句话之后,他回想起以前心里想着的另一句话:你做我女朋友吧。

对于于铭的请求,雨柠一下子愣住了,她的脸在夜幕中让人看不清表情。

过了十秒,不多不少。

“好。”雨柠苦笑一下,她站起来转身离去。

雨柠的位置很快归还给空气,于铭伸手抚摸她刚才坐的地方,感到一点微暖,但由于冬天的缘故,余温很快消失了。

公园的灯亮起,于铭的影子投身在地上,他深深的望着,也许,有些记忆注定像影子那样,跟着人一辈子,遇到光,就会出现,就会忆起。

于铭起身离开,刚出到公园门口手机突然响起,他习惯性地:

“喂。”

“师父。”

“你是?”于铭听到对方喊自己师傅,忙问。

“我是你徒弟啊!”

“这个我当然知道,我问的是,你是悟空还是八戒?”于铭搞怪地说。

“师父,我是小茜,别再逗我了。”

“哈哈。”于铭阴郁的心情被笑意吹散了,他恢复一本正经问小茜,“打电话给我有事么?”

“店里忙死啦,你还不回来!?”

“现在回。”

起步回咖啡店前,于铭借着公园门口的街灯看了看之前抽烟的地方,发现地上的烟渍淡了,不知是过往的人群踩踏所致,还是清洁工扫烟头所致,无论哪样,他心里明白,烟渍终会消去,一切都只是时间问题,对某人的思念也一样。

咖啡店不大,老板加上员工一共5人,于铭是老板也是吧师,小茜是吧员,两人互相成为了师徒关系。

回到咖啡店,于铭郁郁寡欢,在吧台做事提不起精神,他想了很多关于雨柠的事。

她会伤心吗?

她会认我这个哥哥吗?

下次见面怎么称呼?

还会见面吗……

“师父,你怎么啦?心事重重的样子。”小茜看出于铭有心事,她关心问道。

于铭对小茜牵强的笑一笑,“没事。”

“要是你心情不好,不如下班我陪你去旁边的KTV乱吼一下驱走烦恼吧。不然你现在这个样子继续下去的话,会影响做咖啡的哦。”

“其实是你嗓子痒了吧。”

“才没有呢。”

“好好工作,答应你了。”

小茜见于铭答应了,她后面的工作时间一直保持着喜悦的心情。

下班后,于铭和小茜来到离咖啡店不远的一家KTV,进入包厢,他喝酒,她唱歌。

酒到腹中,于铭的话渐多,他不停问小茜问题,其中有一个问题问她有没有男朋友,弄得小姑娘不喝酒也脸红。

于铭从小茜脸红中看出她还没有男朋友,他笑了,语无伦次起来,“小茜,我做你男朋友吧。”

“师父你醉啦。”小茜深情地看着于铭。

于铭躺在沙发上,他闭着眼睛依稀说着,“我没醉……”

“你没醉多好,刚才的话那么动听。”小茜依旧深情地看着于铭。

小茜推一推于铭的身体,见到已毫无反应,她偷偷抚摸一下他的脸。

结了账,小茜独自一人艰难地扶于铭回咖啡店。刚进门,于铭吐了,弄脏已清洁过的地板,小茜扶他落长椅。于铭呕吐后,脑子有了一点意识,他一把抓住正想准备离开的小茜,把她拉倒在自己身上。

“师父……”小茜挣扎了一下,又停止。

于铭半开着眼睛,双手用力搂住小茜,他口中慢慢吐出话来,“别离开我,小——”

小茜听到“小”字笑了,只是,她很快又满脸失落,因为于铭喊的是,“小——雨。”

小茜从于铭怀中挣脱出来往外跑,她本打算跑回家去,却在门口停了下来,慢慢转过身回望。

街灯下,小茜的影子投身在地上,那是一个特别的影子,它躲在青春后面,有欢天喜地的一面,也有抱头痛哭的一面,在最美的年华里,遇见爱情就会出现。

第二天早上,手机起床闹铃把于铭惊醒,他发现自己躺在咖啡店的长椅上,小茜不见身影,身上盖着她的外套,店里没有什么异样,地板还是干净的。

当于铭回家洗过澡换过衣服再次返回店里时,所有店员已来,小茜正在吧台忙碌着。

“昨晚是你送我回店里的吗?”于铭换上围裙进入吧台询问小茜,他尽量把声音压低,生怕被其他店员听见。

小茜点点头。

“没什么事吧?”

小茜摇摇头。

于铭闻到小茜身上有一股香水味,清新诱人。

“没事就好。”

说话间,一辆宝马在咖啡店门外停下,阿龙和雨柠从车上下来,双双带着笑容走进咖啡店。

于铭喜欢阿龙来咖啡店,也喜欢雨柠来咖啡店,唯独不喜欢两人一起来咖啡店,更不喜欢两人手牵手一起来咖啡店。

“铭哥!”阿龙喊了一声,像在告诉于铭他来了,也像在告诉于铭:你看我把谁带来了。

听到“铭哥”这个称呼,于铭想起问阿龙借钱开咖啡店的时候,对方爽快答应了,并且说,“不客气,我们是兄弟。”就因为这句话,他曾暗暗放出狠话:今后,我绝不能对不起这位兄弟!

“你们来了,坐吧。”于铭看见阿龙和雨柠手牵手,他瞬间明白了,好一会儿才挤出笑容。

于铭亲自招呼二人,他端咖啡过去时,雨柠以“谢谢”客气地接过咖啡,并没有带上“哥哥”。看到雨柠在旁,于铭的话显得少,和阿龙简聊几句便走回吧台。

“师父,他们是你朋友吗?”小茜问于铭。

“我大学同学小雨和阿龙,以后看到他们来了,要是我不在店里的话,记得打电话给我。”于铭叮嘱道。

小茜听见于铭话中的“小雨”,想起昨晚他抱着自己曾提到过“小雨”,她的心一下子就乱了,啪!手中的玻璃杯掉落地上,响亮的声音引来大家的目光,包括阿龙和雨柠。

“对……对不起。”小茜回过神来,连忙道歉。

“你怎么了?”于铭感觉小茜有心事,他关心问道,“没事吧?”

小茜摇一摇头,蹲下收拾玻璃,她心事未结,竟徒手触碰碎片。

“别空手弄,小心!”于铭想伸手阻止小茜,话刚出口,她就被玻璃刺到手了。

阿龙听到吧台传出一声啊,潜意识投去目光,随即看到于铭蹲了下来,他收回目光对雨柠道,“铭哥对员工真好。”

雨柠微笑一下,没有说话。

小茜受伤,店里的其他员工纷纷来帮忙,一个打扫玻璃,一个送来消毒药水和止血贴,于铭帮手清理伤口,见她只是一点小伤并无大碍,贴一块止血贴即可。

小茜很快重新回到工作上,但看见于铭拿着点心走向雨柠,她心乱如麻,其中一台咖啡机因操作不当罢工了。于铭并没有责怪小茜,幸好现时店里客人不多,于是让她回后面的员工室休息,由于咖啡机只是出现小故障,随后自己修理起机子。

其中一个员工看见于铭在修理咖啡机,惊讶道,“老板,你连咖啡机都懂得修啊,懂的东西真多。”

于铭笑一笑回应那个员工,他停下一会儿,目光投落吧台外面,看到雨柠和阿龙坐在一起有说有笑,心中满是无奈:其实我不懂的也有很多,比如,爱情。

雨柠和阿龙喝完咖啡便离开了,整个过程,于铭和雨柠没有过多的交谈,仿佛一切尽在不言中。

后面的营业时间,于铭在闷闷不乐中度过,员工与他交谈,不是哦就是嗯,或者摆手或者点头回应。

这一切,小茜看在眼里。

下班前,于铭将外套还给小茜,并询问她昨晚KTV的费用。

“昨晚花了多少钱?”

“五百多。”

于铭掏出六百递给小茜说不用找,小茜硬找回于铭八十。

夜晚的气温比白天冷多了,小茜搂紧外套站在店外面看着于铭锁门,街灯将她的影子投射到他的影子上,头碰着头。

“师父,你走哪边?”

“我到对面坐地铁。”

“刚好,我也到对面公园坐公交车。”

“那一起走吧。”

于铭锁好门,他先提起步伐朝对面的公园走去,小茜跟在身后。

小茜由于步伐小,一会儿的时间便与于铭拉开距离,看着距离越拉越开,说好的一起走,想想就有点生气,但她没有喊等等之类的话,默默地走在他后面。

走到公园车站,于铭回过头来,想对小茜说再见,却发现她落后自己十多米。

“不好意思,走快了。”于铭没有说,他待小茜近身,挥一挥手转身离开。

小茜目不转睛地看着于铭的背影,直至他走进地铁站,但是由于太过专注的原故,她错过了白天最后一班公交车。

于铭闷闷不乐的心情,一连延续了数天,数天里雨柠没有联系他,由于没有她的消息,所以空闲时经常自问自答。

她和阿龙在一起开心吗?

应该开心吧。

阿龙会对她专一吗?

应该会吧。

两人会吵架吗?

应该不会吧。

因为他不知道,所以没有将“应该”和“吧”去掉。

数天后的一个晚上,于铭的手机收到雨柠发来的信息。

雨柠:“明天晚上有空吗?”

于铭:“做什么?”

于铭越来越健忘了,他忘了明天是雨柠的生日。

雨柠:“阿龙在他家旁边的KTV为我举办生日派对。”

于铭看完雨柠发来的信息才记起生日的事,他想起前年雨柠生日,送了一盒巧克力给她,她说很喜欢。

这时候,阿龙也发来信息。

阿龙:“铭哥,明天是小雨生日,我想送一份礼物给她,你觉得送什么比较合适?”

于铭:“巧克力。”

于铭想了想,还是将雨柠的喜好告诉阿龙。

叮!叮!不一会儿,手机收到两条信息。

雨柠:“到时你会来吗?”

阿龙:“明天晚上在我家附近的KTV为小雨举办生日派对,你几点来?”

“到时你会来吗?”一个是非问句,“你几点来?”一个特指问句,于铭想了一下,他分别回复“不知道,咖啡店晚上比较忙。”和“我尽量抽空过去。”

阿龙没有再回复信息过来。

雨柠过了悠久回复一个“哦”字。

哦——这个字轻轻的发音,淡淡的语气,它能回应很多难以回答的问题,也隐藏着一股力量,可以扯断对话,甚至关系。

明天转眼即到。

于铭从昨晚开始纠结是否去参加雨柠的生日派对,一直到生日当天中午才拿定主意,决定还是去。

正准备出门买礼物的时候,小茜喊住了于铭。

“师父。”

“八戒,喊为师何事?”

“你才是猪呢!”

“哈哈,叫我干嘛啊?”

“我家的水龙头坏了,晚上可不可以去帮我换一下?”

“今晚有事,改天帮你换。”

“好吧。”

小茜带着失落转身走回吧台,于铭看着她的背影,眉头皱了一下。

于铭来到一家卖帽子的店铺。

“您好,请问哪一款适合年轻女孩子戴的帽子?”于铭向售货员询问。

“这款有花的比较多女孩子喜欢。”售货员介绍一款帽子带花的给于铭,笑着随口又问了一句,“是给女朋友买的吗?”

于铭笑一笑回应售货员敏感的问题,“就要这款。”

匆匆选好礼物,于铭返回咖啡店途中,售货员敏感的问题在脑子里不停转圈。

其实啊,他多想回答是。

于铭回到咖啡店,小茜看见他手上拿着东西,好奇心又起。

“师父,你买了什么东西?”

“没买啥。”

“我都看见了。”

“多事。”

“哼!”

小茜生气别过头去,于铭看着她的背影,眉头又皱了一下。

不知为何,此时于铭的心海泛起一丝涟漪,他竟然犹豫了。

癫痫病的早期症状怎么处理
良性癫痫多久会发作一次
云南有能治好癫痫的医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