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情感散文 > 正文

前生谁是我,今生我是谁

2021-08-28 08:40:19 来源:心动文学 点击:15

情人节前一天,在酒吧里,我碰到了丫。对一个39岁的女人来说,她长得可以说太年轻了。她的美,有古典、也有现代的韵味。她说,我认识你,经常在报纸上看到你的名字和照片,可以和你说说我的故事吗?

在这样寂寞的夜里,我知道象丫这样的女人一定是很有故事的人。我能看到她眼里的忧伤,也能看到酒杯里的泪。她说,她夜夜来此,只为忘却一个人,为什么,你想忘掉的,反倒一切越来越清晰呢?

丫说,她遇到他的时候,大学还没毕业,是去他的公司应聘。当时他已经四十多岁了,他们的年龄相差整整二十岁。她做梦也没想到,他们之间会有这样一段故事。

丫学的是涉外文秘专业。快毕业了,老师把她推荐给到市里非常有名的一家公司。她被录取了,做了他的秘书。每天负责接听电话,文件分发,或者陪他去见客户。

每当有人把她当做他的女人的时候,他从来只是笑笑,不确认,也不否认。曲终人散之后,他会很抱歉地对她说,没办法,解释也没有用,生意场上就是如此,别往心里去。

从一上班,她就在他的身边。在同事的眼里,她就是他的女人。可她不知道。她每天和同事的相处很好,处处都能受到很好的照顾。会有许多人主动和她打招呼,会有很多人帮她做事。她以为自己社交能力很强,她以为大家都很喜欢她,她不知道她一直在他的庇护下。

也许和大多涉世不深的女子一样,在她的眼里,他是那样有魅力。她总会和同事说,他很有人格魅力。她努力拼命地工作,只要他轻轻地说一句:“辛苦了呗!呵呵!”她就会融化,她觉得她所有的努力都没有白费。

他也会偶尔和她闲聊几句,但都是有关父母,有关生活有没有困难,有关学习,她应该多看哪类书等等,那种家长式的关心,丝毫没有暧昧的意思。她在他的身边很自如,从来没有感到丝毫危险和不安。

有一天,丫的男朋友来了,和丫在聊天。他去别的办公室的时候,经过她门前,认真地向她这边看了一眼,她没来得及带男朋友出去和他打招呼,他就回办公室了。

下午,她去送文件。他淡淡地问了句:“你男朋友啊!”然后就再也没有多问。她忽然感觉脸上有些发热,有点不好意思,使劲点点头,没有多说,放下文件悄悄退了出去。

以后,每次他经过她的办公室都会向里忘一眼,她已经熟悉他的脚步声,也会习惯地向走廊望去。经常两个人四目相对。她会很快收回目光,而他总是那种标致性地笑声,呵呵!有时会不自主地清一下喉咙。

他喜欢抽烟,喜欢喝咖啡,喜欢熬夜,喜欢文字。他出过一本书,这是她没有想到的。她开始对他有点崇拜。于是,她悄悄地把他写过的文字、他写过的材料、和关于他的报道,整理出来,她想将来也许他出书的时候会用到。

他对她的工作很认定可。每当别人在他面前,赞叹丫的工作的时候,他会说,“那还说啥了!”他从未责备过她一句。尽管他经常也会骂别人一句:“妈的,咋想的!”但他总是笑着骂的,别的属下也不怕他,都拿他当哥们儿。大家会觉得事没有做好,有点对不起他,于是,赶快做的更好。

她毕业了。他把她留在了公司。她成为正式员工,调入工作关系。这在当时已经很难,因为企业已经许久没进人了,多办都是临时用工。人力资源处的老刘说,她的工作是市领导办的,不是单位出的面,堵住一些人的嘴。她暗笑,啥时候自己家多了一个市领导“亲戚”。

她因此感激他。丫说,还没有毕业那会儿开始,从进公司的那天起,她就一切都很顺。一切事情他都会替她想好,替她打理好。她知道他会为她好,她知道他每一个决定都有利于她。她只要努力地工作,别的什么也不需要说,什么也不需要做。

可是,他还是离开了她。在他们在一起工作了10年以后。在一个阴雨的天气,他猝死在工作岗位。瞬间她的世界坍塌了,她不知道他是她的什么人,因为他们之间什么都没有。她不知道在他的世界,他为什么会对她这样好。在他的心里,她又是怎样的位置。

她只能认自己的眼泪不停地挥洒。她现在才知道,他就是她的世界。她不能没有他,没有了他,她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她从未独立思考过,只要按他的要求做,执行好他的决定就一切Ok了。他在公司是“一枝笔”什么事都由他决定。她在十年中不知什么时候,职位已经很高,早已进入核心层,但她不知道,在别人眼里她能呼风唤雨,享尽繁华。

他走了!她不再有舞台,或者说她还没做好与别人共舞的准备。她变得暗淡了,她的光辉不再了。她的激情与活力消失了。大家私下里说,可以印证她是他的女人。人力资源处的老总念领导旧情,给她找了一处很清闲的位置,她可以什么都不做,仍然拿着很高的薪水。这是他留给她的安稳。

可是丫明白,自己什么都不是,没为他做任何事,甚至连声谢谢都没说。她一直天真地以为,只要努力地工作就是对她最好的报答。

丫说,她现在很相信命运,她的一切都是他给的。但是她不知道他是谁,她记得曾有人给她算命说,年轻时得贵人相助,多能飞黄腾达。也许她只能把他定义为她的“贵人”。

丫说,她们一定有缘,因为和他在一起的日子是快乐的,是轻松的,虽然除了工作没有太多的回忆,但她时常会想起他,不知道他过得好不好?丫的眼泪不停地流,滑落在杯子里。

丫说,整整5年了,她一直在寻找一个答案:“前生谁是我,今生我是谁?”

“前生谁是我,今生我是谁?”这不是丫一个人在寻找的答案。我不知道该对她说什么,我的工作也没有别人想的那样神圣,只是拿别人的故事来换我的生活费而已。

但我还是希望丫一切安好!我想这也应该是他的愿望吧!

癫痫病应该吃哪种药
哪里医院看癫痫比较有名
武汉癫痫病医院哪里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