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哲理散文 > 正文

心上人之死

2021-10-30 04:57:07 来源:心动文学 点击:13

(此文已经发表于《长春晚报》2011年11月9日副刊第三版)

后又被《读后感》电子杂志转载

时间告诉我,我有个心上人。他长在记忆深处,被我雪藏。他瘦的嶙峋却有风骨,苍白却不冷漠。他穿蓝格子衬衫,他带黑框眼镜。他读莎士比亚和海子,偶尔也看纳兰。他写字很丑,因为上天不可能让他完美。他信手走笔即成词章,他的眼里裹着清凉,抬首低眉尽是悠扬。他,他,他,他是长在旧时光里的历史故事,回肠篆烟般缱绻。

偶然告诉我,我有个心上人。我遇见他,心跳会漏掉一拍。他是光芒,他是耀眼,他是云河灯影、炊烟两片。那些我永远也打磨不出的词句,就在他的dota中肆意衍生。任我如何想秒杀你的才气,都是虚妄的无果。我看不惯你的莫不经心,看不惯你的出口成章,你如何就不劳而获,天资禀赋无需琢磨。

妒忌提醒我,我有个心上人。他指尖滑过的地方,尽是风景。我打包起冷静,翻山越岭。追逐是无休止的奔驰,花朵在问鼎中争执。我惜笔矜持,咀嚼寂静吞咽冒失。凡他所读,我必通读;凡他未读,我必尽读。懒将红豆寄无聊,赤心旨在争红绡。我以为你是山腰,我以为你非迢遥,我以为我是凌霄,攀爬就会有橡树可以依靠。

忧愁提醒我,我有个心上人。他不是一个等在街角的树,我无法就那样,漫步、相逢。我是风筝,被你牵着线奔跑。不,不,你不是那个牵线的少年,你只是我屏息靠近的云天。你我之间,悬丝诊脉都找不到任何证明。达旦经行,浮夸欺骗我的精明,摆渡摇不醒梦境,枫桥难眠,如何,如何,达岸断念,为了把你非难,我已经写尽了世间难堪。

孤寂警示我,我有个心上人。他活在我血溅的点滴,我的每个成长出落,全都噙着他的荼毒。若没此般人物,我如何剑锐刀锋,醉挑营灯。我应该感谢你,我的心上人,是你的傲岸的图腾,催促的我的日子不安沸腾。热闹是短命的别名,你引我进了富贵的门庭,自此我的心里装着幸福和清醒。没有你的日子,我猝然长成你的模样,给予路人以才气的假象。

命理警示我,我有个心上人。他出现在我维特的日子里,我该回身擦擦那些浮尘的记忆,看看他还如何叫我痴迷。于是,我提着一篮的喜悦与榆荫,回望你微晕的初阳。我以为你在我的前方,我以为你与我平行,我以为你,或许就在我一转身的位置。可是我张望许久,也不见你光阴中的身影。我打听你的姓名,你倏尔只是这世上一个简单的安宁。

寂静惊醒我,我有个心上人。他并不是一个超人,他市侩世俗小脾气。他还写得出闲心冷处、花间无助。可是他却如此低迷顺从,谈笑尽是随遇的忧愁。他笑我如此狂痴,讽我此般幼稚。我在心里听的明智,不是我凄风鹊起,是你的谢家庭院,早就干枯了笔洗。月落乌啼,江郎悲泣。你未才尽,你未词穷,谁都不能与你争锋。我悲悯的是你的奇迹,你封笔竹杖,游戏人生。

戏剧惊醒我,我有个心上人。他死在剧情的结尾,他是我溺水时的芦苇,脆弱但是还能思考。是我抓得太紧太牢,才扯断了冲浪的依靠。我用余光看到他的才情,却从未敢正视他的全景。或许没有看清,或许朦胧骗了我的曾经,又或许真是这惨淡事情,更改了他的姓名,淋得他不幸患病。好吧,好吧,猜测已经无关紧要。彼时,我只记认一件事情,我有个心上人,他死于寂静,死在12点的安宁······

2011年7月2日

于吉林大学闷死人的学生公寓

癫痫能治好吗
癫痫该怎样治疗
癫痫病治疗的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