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记得那时年纪小(小说)

2022-04-22 11:34:39 来源:心动文学 点击:2

谢辰在二零零五年元旦那天的下午,独自走进了省城的一家影院。期盼了许久的星爷没有让任何人失望,在笑声此起彼伏的放映厅里,谢辰品味着久违的欢悦。

电影《功夫》放到最后,银幕上一个乞丐对一个小孩说:哇,有道灵光从你天灵盖喷出来啊!小小年纪竟然就有一副横练的筋骨,真是百年难得一遇的武学奇才。我这里有本秘笈,见你这么投缘,十个大洋卖给你,正所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警恶惩奸,维护世界和平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谢辰会心地笑了,这幅似曾相识的画面让他想起了方维钧。

十年前,和谢辰一样同为初一新生的方维钧神秘地从他的破书包里翻出一本比他的书包还破的书,没有封面,没有目录。他把书塞到谢辰手里说,这就是武侠小说,你现在是一名初中生了,要是连武侠小说都没有看过,人家会笑话你,这本就送给你了。

此刻的城里孩子谢辰仿佛在乡下小子方维钧身上看到一种异样的光芒,他郑重地接过那本皱巴巴的武侠小说,一脸崇拜地看着方维钧说,好,我先拿回家看看,看不懂的地方再问你。

方维钧点点头,告诫谢辰说,你要小心点,别让你爸妈给逮住了。

谢辰笑笑说,这点放心好了,我最拿手的就是做保密工作。

方维钧也笑了。

九月午后的阳光透过树叶的间隙,照着两个刚刚结识便彼此欣赏的孩子。那时的他们年少天真,笑靥生花,内心正在渴望长大。

当天晚上,谢辰就把这本至今也不知道名字的武侠小说看了大半。他几近失眠,书里面的情节让他浮想联翩。这种直观的阅读快感,完全不同于电视上飞来飞去争夺抢斗的连续剧,每一招每一式都清晰可辨,谢辰的心和主人公贴得更近,他随着主人公一起历经险恶,一起享受爱情,一起统领群雄。

谢辰的心中开始有了一个江湖。那里有肝胆相照的义气,有生死相依的爱情。他的江湖领路人是方维钧。他们把相互间的关系理解成义气,至于爱情是什么,谁也没有体验,但在那个他们刚开始发育的九十年代,他们坚信世间一定有这么一份美好的东西,叫爱情。

二零一二年,上海金著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的总经理辛春站在陆家嘴某栋大厦十三楼的办公室和方维钧话说当年,他们一致认为:谢辰的个人形象从小到大一共经历过三次蜕变。而一九九四年方维钧刚刚结交的谢辰距他的第一次蜕变还有将近两年的时间,所以那时的谢辰还是一个身高仅有一米四,留着小平头,爱说俏皮话,笑起来基本看不到眼睛的小屁孩。

也就是因为身高,才使得初一新生谢辰、辛春、方维钧,一起被老师安排到了班级第一排的位置。更何况在老师眼里,他们三个都是聪明乖巧听话的好学生。

方维钧是通过竞赛选拔,从偏远的乡村小学来到有全县重点中学之誉的县一中。谢辰和辛春在县实验小学读书时就已经很熟,所以辛春和方维钧成为朋友也是顺理成章。

方维钧试图把他的武侠爱好向辛春推荐,可惜未能引起辛春的重视,不过辛春对方维钧说,我家有很多这种书。

方维钧不禁喜形于色,说道,那你明天给我拿一本看吧。

辛春答应了。第二天早自习,辛春刚到班级座位上,就把书从书包里取出来递给方维钧,方维钧赶快把书藏到课桌里。等到放学,他迫不及待把书取出来看,书名是《镜花缘》,翻了几页,见不是武侠有点失望。好在也是一本小说,他也就朦朦胧胧地着看下去。直到许多年后方维钧才承认,其实他根本没有看懂。

辛春也想看书,却又看不进去。他很羡慕像方维钧这样能读一本书读得津津有味的孩子。他喜欢的游戏都是需要很多孩子一起玩,不是随时可以进行,而读书却只需要本书就行了。

方维钧后来曾把九十年代初期称为武侠小说的黄金时代,但当时学生看武侠小说是很大的罪过。实际上那个时代的学生不管看什么书,只要和学习无关都是罪过。还有的孩子喜欢看漫画《灌篮高手》《机器猫》之类,有的则喜欢看郑渊洁的童话。这些看课外书的孩子在班级里是一个秘密的小群体,他们互相传阅,互相保密。

相对于方维钧初到县城的矜持和辛春的斯文秀气,谢辰在班级里是一个活跃角色。他是自来熟,哪热闹往哪去,不管到哪都是先嘻嘻哈哈玩笑一番,然后大家都成了朋友。十来岁的孩子交朋友似乎很简单,有时候一句听着对耳的话就能让两个人成为朋友。可谢辰最好的朋友还是方维钧和辛春。甚至谢辰从邻班借来一部小游戏机,也要马上和他俩一起分享。

当时这款能有两个人对打的小游戏机是稀罕品,同时也是和武侠小说一样被学校明令禁止的物品。

班级在第一学期期中的时候转来一个学生,班主任简单地介绍了一下,就把这个新生安排在靠墙的第一排。新生实际上已经是留级生,叫王帅,个头比一般学生略高,一脸横肉,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

辛春和王帅的座位仅是中间隔着一条走廊。刚刚坐在凳子上的的王帅便开始东张西望,他很自然地看到了辛春,他笑了。辛春也看到了他,几乎是同时对望了一眼,辛春却低下了头。

没有人会注意到这个细节。

辛春第一次从自己家里拿钱花时,他九岁,上小学三年级。

那时他上学的路上经过县第一百货大楼,在百货大楼的营业厅里,他看中了一款变形金刚,问了售货员,需要五块钱才能买,而辛春没有。

二零一二年,媒体报道有个孩子为了买苹果手机,把母亲的车轮卸下来卖了。辛春看到这个报道,对方维钧说,我特别理解这个孩子,那时我想买变形金刚的心情直到现在我还能记着,上课想吃饭想走路想睡觉梦里都是那个变形金刚,心里再也没有其他东西。为了变形金刚我愿拿所有东西去换。

最终他瞅到了机会。那天爸爸妈妈去上班走得早,叮嘱辛春锁门。辛春悄然走进了父母的卧室,在抽屉里的一沓钱里,他抽出了五块。他知道妈妈每天买菜都是从那拿钱,但他没有想妈妈会不会察觉,他想不了那么多,他心里只有变形金刚。

有了钱的辛春欣喜若狂,几乎是一路跑着来到百货大楼。他的个头比柜台高不了多少,他踮着脚尖指着玻璃柜台里的变形金刚对售货员说,阿姨,我买这个变形金刚。

说罢,他将手心里攥出汗的五块钱递给了售货员。售货员看看这个已经很熟悉的孩子,笑笑,把变形金刚拿了出来。

这是一个小号的变形金刚,很精致,全金属制作。辛春用两个手就能完全握住,他就这样双手紧握变形金刚走出了百货大楼。

转过拐角,迎面一个比他高半头的男孩子挡住了他的路。他往一边躲躲,想绕过去,这个孩子也跟着他绕,就是堵住辛春不让他过去。

辛春打量着这个孩子,圆脸,看着虎头虎脑,斜背着书包,尤其明显的标志是头上歪戴着一顶帽子,帽檐朝后。辛春怯怯地对他说,让我过去。

歪戴帽男孩瞪着辛春说,把你的变形金刚借给我玩玩。

辛春犹豫了一下,把变形金刚背在身后说,这不是我的,不能借给你。

歪戴帽鼻子哼了一声说,我看见你刚买的,还说不是你的!

辛春说,我帮我同学买的。

歪帽子说,你骗不了我,快拿出来!

辛春一只手忽然指着歪帽子的身后说,我同学就在那边等我。

歪戴帽刚一回头,辛春拔腿就跑,直接冲向街上的人群,很熟练地在人群中穿梭着。这里距学校并不远,辛春一口气跑到校园才停下来,蹲下去大口喘着气。直到这时他才敢回头看看,就见歪戴帽也到了学校门口,正趴在大门的铁栅栏间往校园张望。他冲辛春喊道,我会在你学校门口等着你!

歪戴帽不是实验小学的学生,辛春猜他可能就在附近的一所小学。当天下午,歪戴帽并没有在实验小学门口等着辛春,这让辛春松了一口气。但是第二天下午放学时,歪戴帽准时现身。

他在学校门口汹涌的人群里,一把抓住了辛春,笑嘻嘻地说,跑不掉了吧?

辛春用力想挣脱歪戴帽的手,却没有他的力气大。辛春说,你想干嘛?

歪帽子看看周围说,这儿人太多,我们到一边去说。

辛春说,我不去。

歪戴帽搂着辛春的肩膀,就要把他往墙边拉。这时,辛春恰好远远地看见了教他数学的王老师,忙喊道,王老师!

王老师没有听到,歪戴帽却赶快松了辛春,一转身就消失在人海里。惊魂未定的辛春快步赶到王老师身旁说,王老师,我跟你一块回家吧。

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都是辛春的噩梦。他不能对父母说,也不能对老师说。歪戴帽就像阴魂一样缠着他,他不敢一个人单独做任何事。以前上学他是不愿意让妈妈送他的,可现在每次都让妈妈把他送到学校门口。放学时他尽量和顺路的老师一起,或者就是和别的同学成群结队。独自到了自家胡同,他都要机敏的侦察一番。很多次,他和老师同学或者父母在一起时,都看到了歪戴帽在跟着他,他都是很快低下头。

辛春春理解不了歪戴帽为什么会缠着他。他原本幻想的买到变形金刚后的喜悦一丝也没有尝到,他甚至后悔自己买了变形金刚。歪戴帽给他造成了巨大的心理阴影,哪怕是除了最初的两次接触之后,歪戴帽再也没有单独接触他的机会。

成年后的辛春说,人们都觉得童年美好,是因为在他的童年记忆里,遗忘了那个比他高大而且老是欺负他的坏孩子,那是我们心目中最早的坏人。尽管这个坏孩子长大后可能会变得老实木讷本分。

暑假过去了,辛春升入了四年级。开学两个星期后辛春才确定,那个尾随他的尾巴歪戴帽不见了。这个发现让他如释重负。一直到读完五年级小学毕业,歪戴帽再也没有出现过。五年级时的辛春还会想起歪戴帽,那时他觉得自己长高了,而且又有了几个好朋友,他想他不会再害怕歪戴帽了。

一九九四年十月,已经身在初中一年级的辛春看到王帅的第一眼,三年前的恐惧又重新笼罩在他的心头。

王帅就是歪戴帽,歪戴帽就是王帅。他还是要比辛春高半头,还是那么胖,看着还是那么坏。

王帅在进入新班的第一天,就认出了辛春,可他并没有什么动作,只是自己趴在课桌上不安分的扭来扭去。课间老师布置了作业,他才走到辛春旁边说,你的作业写好让我抄抄。

辛春没抬头就答应答道,好!

王帅高兴地吹了一声口哨,又说,那你快点写!

一连几天,也不见王帅有什么过分的行为,辛春心中紧绷的弦才慢慢放松。王帅虽然对他的态度让他反感,也无非就是抄抄他的作业,偶尔借支笔什么的,自己尽量和他保持距离就是了。

谢辰第二次从邻班借来游戏机,自己还没有玩,就交给了辛春,他说,这次该你先玩了。

上午最后一节体育课,老师教了几个广播体操动作,就让大家解散了。同学们三三两两的散落在校园的各个角落,辛春蹲在一棵树下,背倚着树,掏出了游戏机。正玩到精彩处,背后伸过来一只手,一把将游戏机抓了过去。辛春急忙回头,看到满脸堆笑的王帅。

王帅说,先借我玩玩,下课给你。

辛春心里有点不舍,想想游戏机已经在王帅手里,就说,下课一定要给我。

王帅嗯了一声,自己坐在辛春刚才起身的地方玩了起来。

辛春悻悻然向着谢辰方维钧他们那一堆在双杠旁边聊天的同学走去,每走几步,都要回头看看王帅。

谢辰见辛春过来,问道,你不是在玩游戏机吗?你要不玩的话,拿来我玩。

辛春说,游戏机让王帅借走了。

谢辰惊讶的说,你怎么借给他了?我去给他要去。

辛春忙说,算了,他说就玩一会儿,下课就给我了。

谢辰不信任地哦一声,小眼瞄向不远处的王帅,没有再说什么。

放学铃声刚响,同学们一窝蜂似的冲向教室,收拾一下书包,纷纷离去。辛春没有回班,他走向仍然坐在树下玩游戏机的王帅。事实上,这一堂课他的心思都在王帅身上,他的目光每隔几分钟都要望王帅一眼。

辛春对王帅说,放学了,把游戏机还给我,我要回家了。

王帅头也没抬,说道,我再玩一会儿,你等着我。

新春急了,说,我回家晚了,我妈吵我。

王帅漫不经心的仰起头,看着辛春的眼睛,说,那你就先回家吧。

辛春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他瞪着王帅的眼睛,说,你现在就要给我。

王帅站了起来,歪着头说,怎么着?你还想给我抢啊?

说着话,他把游戏机装进自己的口袋,一只手去推辛春的肩膀。

辛春一个趔趄,勉强站稳。就在王帅的手碰到他肩膀的一刹那,他忽然不害怕了,这一刻他感到自己的身子在颤抖;感到自己的牙齿用力地在相互交错,几乎咬出了声音;感到自己的手不自觉地握成了拳头;他觉得有什么东西一下子涌上了脑袋。

这时,谢辰一只手挎着自己的书包,一只手拎着辛春的书包往这边走来。谢辰喊道,辛春我们回家了。

辛春听到了谢辰的声音,他没有搭腔,他又一次向王帅强调,把游戏机给我!

王帅轻蔑地笑笑,用手比划一下辛春的个头,只够到他鼻子。他对辛春说,游戏机就在我口袋里,你自己拿吧!